不停打喷嚏的女孩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11 20:33
在中国温州,有一个女孩居然能1分钟内连续打25个喷嚏,这 个女孩名叫陈培珍。她每天都在不停地打喷嚏,外表上陈培珍与普 通女孩没什么两样,不同的是,在与人聊天时,她就会不停地打喷 嚏,而且她打喷嚏的强度比普通人的喷嚏要小,还伴随着很重的呼 吸声。
陈培珍开始不停地打喷嚏是在她12岁的时候。有一天她放学回 家说自己感冒了,妈妈就去给她买了两颗速效感冒片。没想到吃了 药半小时之后,她就开始不停地打喷嚏了。从此以后,陈培珍打喷 嚏就没有停过。
虽然妈妈带着她辗转各大医院,五官科、神经科、心理科都看 过了,还是没能治愈^反而越打越厉害。专家也无法对这种病下一 个确定的结论,所以,至今尚未解开这种病症的谜题。
17种人格的女人
理查德?贝尔是芝加哥著名的精神病医生,他出版了一本书名 叫《支离破碎的生命》。在这本书中,他记录了一个有17种人格的 女人,这个女人名叫奥弗希尔。奥弗希尔曾如此形容自己的病情: “从1989年开始,我发觉自己开始‘丢失’记忆,我无法解释夹在 /J丫说里的书签为何向前挪了一章,也想不明白枕头下为何藏着一把 刀。甚至有一天,我外出购买食品,随后却在一家百货商场里‘惊 醒’,发现自己在给儿子买帽子。我完全记不起曾决定改变计划, 也不知如何来到商场。”
在奥弗希尔生下第二个孩子后,她的病情已经严重得令她生出 自杀念头。奥弗希尔决定向贝尔医生寻求帮助。贝尔建议她尽量记 录下发生的“怪事”。
经历一个奇怪的夜晚后,奥弗希尔写道:“现在是深夜2时,我 独自一人待在一个陌生的加油站,我很害怕……加油站里的女士告 诉我方位,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。”那一晚只有奥弗希尔独自一个人,但是奥弗希尔却使用“我们” 一词,贝尔首次怀疑奥弗希尔患 上“多重人格分裂症”。
不久,一件怪事印证了贝尔的怀疑。因为贝尔突然收到一封 信,信是出自一个孩子之手:“亲爱的贝尔医生,我叫克莱尔,今 年7岁……”贝尔把这封信交给奥弗希尔看,令奥弗希尔大吃一惊的 是,信封上标注的是她的地址。奥弗希尔的直觉告诉自己,信是出 自自己之手,尽管她也不知自己如何模仿孩子的笔迹写出这封信。 此时,贝尔确诊奥弗希尔患上了 “多重人格分裂症”。
通过与奥弗希尔的交谈,贝尔找到了奥弗希尔发病的原因。原 来,奥弗希尔从小就受到父亲和祖父的侵犯。贝尔解释说,如果一个 人长期受到虐待,他的人格就会分裂成多重来反抗侵害,保护自己。
确诊后,奥弗希尔突然能感受到体内多重人格的存在。她甚至 能“看到”这些不同人的活动。渐渐地,奥弗希尔开始可以辨认出 不同声音,每到夜晚,她都能听到那些人在她的脑中讨论白天发生 的拳。通过分辨声音,奥弗希尔确认自己体内起码有“11个人”, 包括4名10岁以下的儿童、2名少女、2名女人、1名男人、1名“愤 怒”的男子和她的本体。这些人的名字、年龄、性别、个人特征、 经历各不相同,他们还在奥弗希尔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同角色。例 如,奥弗希尔依靠那名30岁左右的男子开车,“如果他在忙別的 事,‘我们’就哪儿都去不了。”同时,奥弗希尔还多次遭遇尴 尬,每当碰到陌生人跟她打招呼,她也只能猜测他可能是其他‘10 个人’的朋友。”随后,又有 “6个人”分别给贝尔写信。贝尔认 定,奥弗希尔体内人格增至17种。
接下来的几年里,贝尔对奥弗希尔实施催眠疗法,通过与她体 内其他“16个人”漫长而艰辛的对话,终于使“他们”同意与她融 合成一个“完整的奥弗希尔”。伴随与最后1重人格“霍顿”融合, 奥弗希尔恢复健康,至今没有复发。